gxwscy:朝鲜发射两枚“不明飞行物”!

文章来源:中扑网    发布时间: 2019年11月22日 09:48  阅读:5701  【字号:  】

在我小学的时候一项测验中,一道12分的题目,在完成时,我不屑一顾,这种题型的我做过几遍了,怎么也难不倒我的,结果我草草的写完了解题的过程,还懒得去检查的,试卷下发下来后,我一看得分就傻眼了,检查失分之处后,发现那道12分的题有一道公式中的符号写错了,结果后面的全就错了,只得了3分,哎!要是不忽略这个细节就好了,想想当时,如果在认真一点,还会失去这12分吗?

gxwscy

读了这个故事我心中不由地燃起了对阿炳的敬佩之情,那么多坎坎坷坷也泯灭不了阿炳坚强的心,对音乐的热爱和对幸福的向往。回头想我自己又是怎么做的呢?记得有一次,我在家做奥数题,遇到一道题特难,刚开始还沉得住气,尝试着用各种办法来解,可是越来越浮躁,索性把笔一扔,不做了。第二天,老师考试,附加题原原本本出来这道题,我一看傻了眼,顿时呆若木鸡。

不过,考这个样子也是理所应当的。面对小升初的压力,爸爸一下给我报了多个伴,让我学校,课外班两头跑。所以我就一步步地滑了下来。在父母面前显得尤为刻苦,而在课外班又是另外一回事。绝对不影响课堂纪律,但做的事却都是与课堂无关的。而那时,心里还有一种得意感。

开朗活泼:那次,我的朋友告诉我,有一个同学总是在背后说我的坏话,造我的绯闻、还说我是娘娘腔,总和女生玩,不和男生玩。我觉得他有讨厌我总和女生打交道,可没办法,我人缘好吗。于是,我对朋友说:不用管他,他说一阵子就不说了,再说,我的确和女生玩的有点多,和他们玩的少了,他们难免有些心理不平衡,区区小事,何足挂齿?后来我和女生渐渐玩得少了,他的谣言也少了,我原以为他已经原谅我了,可后来那件事才让我知道,他那阵子的平息只是为了下一个谣言的制造。

林树可在一个星期后才来找我。我装作没看见她,大摇大摆的走了。自从这件事以后,我俩没有再说过话。我不知道到底谁对谁错,但也许,是我错了。 那天下午,听妈妈说林树可要搬家了,我急忙跑下楼去:一些搬运工正在搬运东西。这时,林树可看见了我,朝我笑了笑。我呆住了跑到她面前,不知说什么好。她看了看了我塞给我了一张小纸条,那张小纸条上写着:秘密山洞。看着远去的大车,我走到一个树丛边,把叶子扒开———那是我和林树可一起发现的一个空洞。现在里面有两个罐子,一个罐子里面是许愿星,一个罐子里面有许多发光的东西。为了不让别人发现这个山洞,我匆匆的把罐子抱回了家。

教师是神圣的职业。他们的袖口上有永远也都不掉的粉笔灰,嘴里有永远也吐不完的优美词句,手里有永远也画不完的圆和角,眼睛里有永远也琢磨不透的意思。教师是一个神圣的工作,我相信我一定能做好一个兢兢业业的好老师。为了我的理想,我一定要努力学习,争取早日实现我的理想。

在我的学习人生中,最为重要的并不是好好去学习,而是良好的习惯,这样的同时,不仅习惯好了,而且学习也上升了。




(责任编辑:战如松)